快捷搜索:  xxx  xxx ORDER BY 1#  as  xxx) ORDER BY 1#  xxx% ORDER BY 1#  xxx`

考古专家新推论 甘泉双山汉墓墓主或为刘荆父子

甘泉二号墓平面图与复原图


一号墓︵左︶︑二号墓︵右︶出土的铜雁足灯铭文

汉代错银铜牛灯

广陵王玺

本报记者孔茜 

在南京博物院的展厅内,一枚出土于扬州甘泉山的广陵王玺金印一直被视作重量级国宝。出土广陵王玺的汉墓位于甘泉山双山,双山即两座汉墓的封土堆。两墓墓主是谁?至今存在争议。近日,扬州城大遗址保护中心业务部主任余国江撰文,结合出土文物、文献资料作出推测——甘泉山双山汉墓墓主或为最后一代广陵王刘荆及其儿子刘元寿。

还原历史汉代最后一位广陵王葬于此

扬州西北的甘泉山一带,分布着大量两汉时期的墓葬。其中,甘泉山之北不足一公里处,有东西相对的两座土山,当地人称双山,实际是两座汉墓的封土堆。

1975年春天,南京博物院和扬州博物馆在甘泉发现汉墓,编为“甘泉一号墓”。一号墓被盗严重,出土了铜雁足灯等少量遗物。

1980年5月,考古人员在甘泉又发现一座汉墓,编号“甘泉二号墓”。二号墓同样被盗严重,考古人员经过仔细清理,出土了虎纽玛瑙印、错银铜牛灯、鎏金博山炉等文物。当时,考古学家根据墓室的地点和形制,曾推测墓主为汉广陵王刘荆,却苦于没有证据来证实这一推断。

1981年2月,原甘泉公社老山大队新庄生产队社员陶秀华在二号墓附近农田里干活时,忽然发现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这是一枚带把子的“图章”。沾上印泥一盖,印出来的字清清楚楚地显现出“广陵王玺”几个字,陶秀华随即上交了“王玺”。

经鉴定,这是东汉广陵王玺金印,该印呈方形,龟钮,高2.1厘米,重123克,边长2.3厘米,制作精致,字体凝重、端庄,保存完好如新。根据《后汉书·舆服志》中对同姓王玺形制的记载,太子及诸侯王使用金印、龟纽、朱绶,“广陵王玺”是佐证二号墓墓主为广陵王刘荆的关键文物。

刘荆是汉光武帝之子,建武十五年(39年)封山阳公,十七年晋爵为王,后徙封广陵王。刘荆唆使东海王刘疆夺取皇位,后阴谋败露,于永平十年(67年)畏罪自杀。

而甘泉一号墓墓主至今未有定论,当初的发掘简报中推测与刘荆有一定关系,应是刘荆家族中的某个成员。也有学者进一步认为,一号墓是刘荆王后之墓,但未加以论证。

最新推论一号墓墓主或为刘荆儿子

要推论一号墓墓主的身份,要从墓葬的年代断定。余国江表示,综合文献记载和墓葬形制、随葬品特征判断,双山汉墓的时代应是东汉早期。

“甘泉山附近有老虎墩东汉墓,据推测是东汉中期的某一代广陵侯或者重臣之墓。老虎墩汉墓墓室的形制与双山汉墓差不多,但实际面积小于双山汉墓。所以,推测双山汉墓墓主是广陵王侯的可能性很大。”余国江介绍,双山汉墓又出土有“广陵王玺”金印等器物,可以确定这两座墓的时代相近,应是广陵王侯之墓。

在挖掘过程中有个细节成为考古人员推论的突破口。甘泉一号墓为单人葬,二号墓则有两个棺室,应该是夫妻合葬墓。“有学者认为一号墓为广陵王后墓,二号墓为广陵王墓,那二号墓中另一棺室的存在就难以解释了。”余国江说,并且一号墓墓室相较于二号墓略大,王后墓大于广陵王墓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二号墓是某代广陵王侯夫妻的同穴异室合葬墓,一号墓则是另一代广陵王侯之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