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xxx ORDER BY 1#  as  xxx) ORDER BY 1#  xxx% ORDER BY 1#  xxx`

三月里的小雨——眷念恩师顾黄初传授逝世十周年

顾黄初生前接受采访。

顾黄初的著作。

顾黄初给本文作者的赠书题字。

编者按

2009年3月9日,全国著名的语文教育专家,第八届、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民进扬州市委原主委,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顾黄初先生因病与世长辞。在顾黄初先生去世十周年之际,本报今天刊发两则文章以作怀念。

■周裕国

三月里的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春雨潇潇,思绪绵绵。

十年前的3月9日,我的大学老师——全国著名的语文教育专家,第八届、九届全国人大代表,扬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民进扬州市委原主委,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顾黄初先生,因病在上海长海医院与世长辞,享年77岁。噩耗传来,我们十分悲痛。   

当年的3月12日,我随中共扬州市委统战部领导及我市各民主党派的驻会负责人前往上海闸北宝兴西路殡仪馆参加了“顾黄初同志告别仪式”。上海闸北宝兴西路殡仪馆五楼的玉兰厅庄严肃穆,大厅四周满满地摆放着全国各地的领导、学者和先生的亲朋及学生们送来的花篮和挽联。顾老安卧在鲜花丛中。大厅正中,安放着顾黄初老师的大幅彩色遗像,他一如往常那样和蔼可亲地默默注视着我们……

时任扬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桑光裕主持告别仪式,扬州大学原党委副书记刘延庆介绍了顾黄初老师的生平,顾黄初老师的儿子顾定红代表母亲周梅珍老师等家属致词。

哀乐低回。我伫立在殡仪馆的告别大厅,凝望着先生的遗像。往事历历,悲从中来。

顾黄初老师是我的授业恩师,也是我参加的民主党派——中国民主促进会的老领导。他的夫人周梅珍老师是我调入扬州教育学院中文系后的老领导、老同事,也是我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的介绍人。顾老师和周老师,一直关心我的工作、学习、进步及我的家庭生活。在我前妻遭遇车祸后,他们曾几次去医院和我家看望;在我教学、科研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不遗余力地提供支持;在我不幸丧偶之后,也是他们亲自关心我的家庭重组。我现在的太太就是在他们的关心鼓励下,走进我的生活的。他们对我恩重如山。只可惜我天资不高又不够勤奋,生性比较懒惰又不思进取,没有做出什么大的业绩,有愧老师的厚爱。

顾黄初老师曾经不顾旅途劳顿,出差刚刚到家就给我和韦新民同志主编的《实用文写作导引》提出修改意见,并热心地为我们的编著作序。他还多次将他的专著和他觉得我应该读的著作送给我,并且多次给我题字留言,希望我学有所得、业有所成。记得十多年前,我去他的寓所看望他,他再三教导我要耐下性子,做点学问。他还把叶圣陶先生的儿子叶至善赠与他的著作《父亲的希望》特意转送给了我,并写下了语重心长的赠言:“至善先生的这些文章,无论是内容,还是写法,都很好,很值得认真读一读。对我们做人和做学问,都大有裨益。——愿与裕国同志共勉。顾黄初转赠。2000年10月31日于扬州大学”。我常常默读着老师给我的这些留言,回忆着老师那父辈般的期望,心里涌起一阵苦涩。

我知道,我并不是老师的得意门生,老师对我可能也不甚满意。我可能是属于那种“不可雕”的“朽木”。但是,我多次表述过这样的观点:生活中总有红花和绿叶,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那色彩鲜艳的“花”,更多的是名不见经传、默默奉献着的“叶”。我既然不可能做一朵色彩绚丽的“花”,又何惧做一片充满生机的“叶”?其实,什么学问都是无止境的,只要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职,就可以问心无愧。所以,我心里一直还比较坦然。

2008年底,我曾和我们学院民进总支及人文学院的负责人一同专程去上海闵行,到顾黄初老师的住所看望他和周梅珍老师。顾黄初老师当时已经患病,身体比较消瘦,但他精神却很好。他不辞劳累地和我们交谈、照相,饭后还和我们一起去小区里散步。临别时他对我说:“你回去告诉关心我的朋友们,我挺好的,我明年三月要回扬州去看看。”不想这一别竟成永诀。如今,春风几度,三月又至,扬州城里,山茶绽蕾、杨柳吐翠;瘦西湖畔,樱花烂漫,桃花初放,可是我敬爱的老师却再也不能回来看看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古城了。悲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