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xxx ORDER BY 1#  as  xxx) ORDER BY 1#  xxx% ORDER BY 1#  xxx`

心有千千结——串通古今的指尖上的艺术

李臣英为玉雕大师刘月川的作品《情投意合》配的绳艺。傅强摄

李臣英的绳艺作品。傅强摄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好消息传来,玉雕大师刘月川的作品《情投意合》荣获2018年“天工奖”最佳工艺奖。大师的作品,因为李臣英用心的编结,成为可以随身佩戴的挂饰,变得可亲可近,唯美而又协调。是编绳,让这件玉器回归到生活的本位,有了生活的温度,散发出属于人间的妙味。

傍晚,锁上门。李臣英的生活节奏便从指尖告一段落,然而工作并未停止,脑子里对于玉坠的构想还在延续。

这块非同寻常的玉香囊,出自玉雕大师刘月川老师之手。几天内它要参加2018年天工奖的评比。扬州是中国玉器加工的重镇,《书经·禹贡》中便有“扬州贡瑶琨”的记述,刘大师又是扬州玉器界的翘楚,天工奖,也被称作雕刻界的奥斯卡,专业的认可非比寻常,这件被称作《情投意合》的雕件也自然融合了这个行业最顶尖的技艺和创意。

小件的玉雕,特别是所有的挂件作品,其实最后都需要通过编绳走进它最恰当的位置;早在战国时代就已经存在佩玉绳结了,绳结,被人们赋予一定的观念和象征,寄托接福纳祥、传情达意的用心。同心结、盘长结、万字结、吉祥结、万寿结,几千年过去了,这种寓意依然一贯,玉石融入中国结艺,编绳佩戴,可以简洁古朴,也可以繁复艳丽,既有传统之美,也有时尚品位。

这是一个混搭的时代,当绳艺遇上文玩,不论中国风的绳线,时尚的蜡绳、皮绳,还是民族风的麻绳,搭配玉石、蜜蜡、木珠等装饰品,巧加组合利用,就可以编成手绳、压襟、包挂等既时尚新潮又美观实用的作品,大件可作居家摆设,车载挂件,小件则可随身佩戴。编绳,无疑已成了这些作品的第二次创作,可以简简单单,也可以纠缠不断,而每一个看似简单的绳结,都是无声的密码。

面对这样一件大师的作品,如何通过编绳的设计,最大程度彰显出这件玉香囊的魅力,是李臣英这几天一直思索的问题。

绳,原本是人类最早的记录方式,数字、暗记,甚至是文字的前生,所以结绳在人类心目中是神圣的,人们相信神灵的心意也会附着在绳结上,带来幸运和希望,“不须玉杵千金聘,已许红绳两足缠”,我们甚至把一生的幸福和情缘也寄托在一根红绳之上,也就难怪人们一直对结绳有着特别的敬重和期求。

李臣英心中首先浮现的是五行,金木水火土,构成万物最基本的元素,这是中国古人对世界最早的客观分析和认识,他们觉得生命最佳的状态就是五行的平衡,它们相互利用,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相互伴生。管子曰:“五行以正天时,五官以正人位。人与天调,然后天地之美生”。李臣英希望通过编绳和配饰与这件玉器达成一个丝丝入扣的五行环。

编绳是件吃力却并不稳定的工作,从为某件饰物所用,到编绳本身渐渐强大到光彩四溢,自然成就了一种特有的气韵。这么多年来,李臣英已经无数次出现在这些橱窗前,但没有一次像这次来得这么认真,我们成全一个物件的同时,也是成全着我们自己,所有繁琐都在用心面前变得新生一般令人振奋。

用来代表金元素的是大孔银隔珠,《本草纲目》里就说到银有“安五脏、安心神、止惊悸、除邪气”的作用。有人问为什么不用金器,其实金玉良缘是个悲剧,《红楼梦》里就是这么说的;毕竟金的主角感太强,会夺色,一件作品的主次就不清晰了。当然线圈也有同样的作用,不过有点粗糙,和这样一件莹润的玉器有点不搭。

黑檀木,有沉稳的调性,用它制作的路路通,表面精雕着涡卷云形花样,香草纹,这种从古埃及到希腊,再到罗马、印度,最后随着佛教东进来到中国的纹饰,叠加了多种文化的洗礼与融合,流转自然,有往复轮回、和谐共生的美好寓意。

碧玉祥云,是吉祥和高升的象征,含着万物升华的美好祝愿,云纹流畅的曲线与碧玉鲜灵欲滴的色彩,正好暗合了水的气韵。

火,有成形于火山爆发,玄武岩质的南红珠,自古以来一直用作辟邪、护身符,象征友善的爱心和希望;西方魔法里,将愿望写在一张纸上,放入南红聚宝盆内,一天一夜,取出后火焚,借助火的力量,将你的愿望传入自然界,多能心想事成。而仿佛天地初开的混沌中透剔出来的琥珀,当然是土的代言,它是时间的精灵,代表勇敢,也象征着快乐和长寿。五行齐备,一切都会在李臣英的指尖一一呈现,慢慢升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