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尽说亡秦因楚汉 谁知召平广陵人

“广陵人召平于时为陈王徇广陵,未能下。闻陈王败走,秦兵又且至,乃渡江矫陈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曰:‘江东已定,急引兵西击秦。’项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第七》)“秦(二世)二年,广陵人召平为陈胜徇广陵,未下。闻陈输赢走,秦将章邯且至,乃渡江矫陈王令,拜梁为楚上柱国,曰:江东已定,急引兵西击秦。梁乃以八千人渡江而西。”(班固《汉书·卷三十一·陈胜项籍传第一》)

首提“西击秦”,广陵人召平力挽狂澜

秦章邯攻魏。齐、楚救魏,为秦兵所败,齐王田儋、周市、魏王咎在临济(今河南封丘东)败死。楚遣魏咎弟豹徇魏地。

所幸,召平又同时获悉了友军项部令人欢乐激昂的重大信息,即项梁、项羽叔侄所率义军已完全节制吴地(今苏、锡、常等地),“江东已定”,形势独好,成为一支可以或许抗衡秦军,扭转危局毫不行轻蔑的生力军。亲近存眷时事瞬息变革,擅长掌控全局、运筹帷幄的召平,实时调解与改变攻城陈设,率所部于秦二世二年正月,绕广陵城而走,随即度过长江南下,经京口(今镇江)达吴中,和项梁、项羽率领的江东义军会集,共赴灭秦大业。

项羽兵击破函谷关,进屯新丰、鸿门(均在今临潼东北)。

在作者弥漫着秦末烽烟的故事里,我们可以在汗青拐弯处,看到那触目惊心的起色,和让起色成为传奇的一小我私人、一句话。

召平坦示了过人的远见高见和雄才粗略:“矫陈王命,拜梁为楚上柱国”;进而以“王命”为之经营,作出了“急引兵西击秦”这一从基础上挽救秦末农夫大叛逆逆境和危局至关重要的计谋决定。

“首建大谋,以报秦仇”,召平千秋收获谁评说

大泽乡叛逆,反秦义军群雄并起却遇严峻危急

刘邦至鸿门,与项羽相会,几遭杀戮。

值此叛逆虽遭荆棘仍大张旗鼓向前推进之际,形势却陡变而急转直下。次年,秦二世二年(前208)初,周文所率的楚军主力再次被章邯军击败,周文自杀。时隔不久,噩耗继续一直:吴广被部将田臧所害,臧进兵迎击章邯军,败死;陈胜被御者庄贾杀戮,庄贾降秦。原陈胜、吴广所占大本营则处于重复失得、摇摇欲坠的田地。楚将吕臣组织苍头军,夺回陈县,杀叛徒庄贾;秦军复陷陈县;吕臣收散兵,得番阳(今江西波阳东北)叛逆军黥布(英布)之助,再次夺回陈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